语文 数学 外语 物理 化学 政治 历史 地理 生物 技术 体育 音乐 美术 综合实践活动
教研组介绍
  我校为浙江省艺术特色学校,是杭州市中小学生艺术团声乐分团和室内乐分团所在学校,康桥校区有音乐舞蹈特色班,可以自主招收艺术特长生及音乐艺术生。学校音乐教育… >>>
教研组成员

冯宪群0

褚楚0

陈洁颖0

王一媚0

方阳阳0
热点文章
·飘逸的南国风(教案)(11907)
·大提琴(8579)
·萨可斯(8253)
·三角钢琴(8129)
·调音台(8102)
·由此进入论坛(8029)
·走进中原(教案)(7991)
·天鹅湖 剧情(7677)
  音乐组 >> 乐此不疲·乐理  
探戈三章
发布:张冠超 日期:2008/1/11
 

最近有机会接触了一些皮亚佐拉的音乐,查考了有限的一些资料。探戈至今百岁,其历史渊源与流变,颇有意趣。简略写来,供诸乐友参考。希望有同好能加以补充斧正。
   探戈如今跨越了地域和音乐门类的限制,上升成为在音乐厅内演出的艺术音乐,art music。而在一百年前,探戈音乐还只是南美洲街头的土著舞曲,跳的人,演奏的人,都是底层穷人,那么这一百年里,探戈音乐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?新潮探戈音乐大师皮亚佐拉曾用一部音乐作品来解答这个问题——吉他和长笛作品《探戈历史》,回溯了探戈历史上的几个重要阶段。这篇小文也就取了《探戈历史》中的乐章名字为小标题。
  
  恐怕再没有一种音乐能像探戈那样,和生活贴得那么紧密。
   ——法国长笛演奏家帕特里克加罗瓦
   第一乐章 1900 妓院
   探戈的兴起
  
   一百年前,欧美平地刮起一股南美舞蹈浪潮,什么rhumba, samba, conga, merengue, charanga, mambocha-cha-cha,我们的主角——tango混迹其中,悄然登场。这些舞蹈大多出自底层,不登大雅的场所,所以当日自然无人料及这些移植来的异国花木中,今后会有一株奇葩大放异彩。
   南美舞蹈缘何大行其道?依我推测,出身同样低微的圆舞曲、波尔卡、马祖卡经百年淘洗,早沥去了泥尘膻腥,升格为音乐厅和舞厅中的艺术音乐(art music),肖邦、兰纳、约翰施特劳斯提炼纯化了欧洲的舞蹈。但潮流变幻有其自身规律,厌倦了仪式化、高雅化的本邦菜之后,新鲜生猛的异国风味变得极为诱人。赤道附近的南美土著能歌善舞,名目繁多的舞蹈带有欧洲人倍感新鲜的节拍和感官冲击力。世纪初,美洲是旧大陆子民的希望之地,各类来往交流空前繁荣,加之崇尚高尚野蛮人的浪漫主义者推波助澜,都可看作南美舞蹈风行的原因。
   探戈的起源晦暗不明。专家推测,从开头的慢节拍来看,似带有非洲舞蹈的痕迹,源头今已不可考。探戈的离奇身世最终和一个城市连在一起:布宜诺斯艾利斯。探戈首先从该城港口登陆,迅速弥散于港口附近的低级酒吧和妓寨,舞姿带有挑逗意味。人们当时提起探戈,都拿它和吸毒、犯罪、卖淫连在一块儿,实在是登不了台面的下流舞。港口妓寨的常客——欧洲水手在当地习得这种舞蹈,不少水手从事罪恶的白奴贸易,专事勾引欧洲底层妇女,贩到南美充当性奴。色情专业的开蒙课中就包括探戈。同时,这些水手也将探戈带回欧洲各大都市,居然风靡一时。欧洲人并不以其出身低贱为忤,反认为其浪漫性感。这股探戈风潮回流肇始地,出口转内销兜的这个圈子,令其身价倍涨。20年代,探戈一路步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中上层酒吧和戏院。
   看官或许有个大大的疑问,同是南美土著舞蹈,也多经历过这个出口转内销的圈子,为何唯独探戈能一枝独秀?这就要归功于两个人,加戴尔(Carlos Gardel 18901935)和皮亚佐拉(Astor Piazzolla 192192),一前一后,两位大师,将探戈化为灵魂的歌舞。
  
   第二乐章 1930 咖啡馆
  卡洛斯加戴尔 经典探戈(伤感探戈)
  
   卡洛斯加戴尔(Carlos Gardel),一个遥远的传奇名字,这个名字和伤感探戈(Sentimental Tango)连在一起,六十多年前,在哥伦比亚上空,正当盛年的歌手永远停止了歌唱。
   加戴尔,人称探戈之王,男中音,扮相英俊,被视为标准的拉丁情人。录有近千首歌曲,常常手持吉他,自弹自唱,赢得大众狂热爱戴。经典探戈在其创作和演唱中达到顶峰。其歌曲多以贫民区为背景,主题描绘生活的痛苦、爱情的不幸,挣扎忧郁的情调被后人称为阿根廷之魂
   加戴尔生于法国图卢兹,三岁时举家迁往阿根廷,那正是1893年。世纪之交,移民大潮汹涌,挤满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港口和贫民窟。当地人管这些拥挤在港口区的外国移民叫porteños(港民)。港民生活异常艰难,远离故土,加上赤贫人口以男性为主,找不到感情慰藉,唯有妓院里短暂出卖的肉体。伤感的探戈歌曲就诞生于这个背景。
   卡洛斯加戴尔本名Charles Gardes,幼年即嗜音乐如命,母亲警告他光靠音乐难以维生,小卡洛斯置若罔闻。靠着街头卖唱,他赚得不少零花,得以进入大小剧院,只要有音乐会,都不错过。这样一路混到18岁,靠着一副令人过耳难忘的歌喉,在当地小有名气,酒吧竞相邀请其前去献唱。21岁时,与乌拉圭人何塞拉扎诺(José Razzano)结为志同道合的挚友,次年更换艺名为Carlos Gardel,与拉扎诺结伴演出。两人在流行探戈舞曲上配上哀怨的歌词,这种探戈歌谣顿时大行其道,1917年一首单曲《我被遗忘的忧郁》(Mi Noche Triste)尤为火爆,该曲根据Samuel Castriota一首著名的探戈旋律《Lita》配词而成,后来总共卖掉了十万张唱片。加戴尔旋即成为拉丁美洲国家的音乐偶像。
   和探戈流传的过程相仿,加戴尔刚成名时,阿根廷文化精英对其低贱出身和探戈歌曲不屑一顾。1928年,加戴尔巡唱巴黎,头三个月,他的唱片卖了七万张。西班牙也热情欢呼这位阿根廷探戈歌手的到来。加戴尔巡游载誉归来,再现出口转内销效应,加戴尔为上流社会接受。由此看出,当日的文化时尚皆由少数几个欧陆都市定义,南美皆以巴黎马首是瞻。
   拉扎诺因喉疾在1925年退出组合,并未影响到加戴尔的事业,他借助广播、唱片、出演电影,明星地位已如日中天。可谁也料不到这位巨星会突然陨落。
   1935623,加戴尔抵达加勒比巡演的中途站哥伦比亚波哥大,在当地电台他演唱了数首自己的作品,其中有他的第一首探戈歌谣Tomo y oblig,还有一首《她合上了双眼》(Sus ojos se cerraron),其中唱道:为何命运如此险恶。一语成谶。次日其座机在飞往麦德林途中坠毁,一代巨星就此陨落,终年四十五岁,世人震惊,他的夭折被视为西班牙语世界的文化悲剧。
   加戴尔在米隆加舞蹈歌谣(Milonga),克里奥尔圆舞曲歌谣(Vals Creole)上皆有不俗的谱曲成就,但他最特异的贡献仍是探戈歌谣,无愧于探戈之王的称号。他一手塑就了经典探戈或称老派探戈的格式,多为严格规整的ABAAB结构,固定的二四拍或四四拍节奏几乎贯穿始终。也有评者认为加戴尔的歌曲程式过于老套,内容也多沉溺于感伤情调,不像后来的探戈歌谣作者,将抗争性甚至政治性内容引入歌词。不过这些白壁微暇无损于加戴尔的音乐成就,其社会影响也比人们预期得更为深远,他代表了几代赤贫港民在移居融合过程中的梦想。至今,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仍有社区轮番上演他的音乐和他主演的影片。据说当地加戴尔雕像手上总有一支点燃的雪茄和一束鲜花,天天如此,近乎一个崇拜仪式。
  
   第三乐章 1960 夜总会
  皮亚佐拉 新潮探戈(自由探戈)
  
   阿斯托皮亚佐拉,如果你去查老版《牛津音乐辞典》,压根连皮亚佐拉这个词条都没有收。但这是七十年代的情况,从九十年代后新版的音乐辞典,如果再没有皮亚佐拉的名字,那就有点不可想象了。这位1992年去世的探戈音乐大师虽然生前誉满全球,但直到死后,才真正得到了音乐学界的认可,登堂入室,册封入音乐殿堂。正像昆德拉小说《不朽》所言:死亡和不朽,总是结伴而来。
   说起探戈历史上重量极的人物,人们往往会只提两个名字,一个是卡洛斯加戴尔,一个就是阿斯托皮亚佐拉。为什么?因为前一个是老派探戈的代表,后一个是新潮探戈的创始。
   皮亚佐拉和加戴尔曾有一面之缘。当时皮亚佐拉只有十多岁,他3岁的时候,全家移居美国纽约,住在下东区的平民窟。据皮亚佐拉回忆:幼年玩伴皆为街头混混,自言从小擅长打群架。街头玩伴成年后大多入加利福尼亚臭名昭著的Alcatraz监狱,暴得大名者有两个,重量级拳王Rochy Marciano,还有一个就是皮亚佐拉。皮亚佐拉父亲是理发师、母亲是裁缝兼营美发,省吃俭用,居然挤出钱来给皮亚佐拉买下一架班都诺手风琴,跟着贫民区里的探戈乐队学音乐。成天伴奏的就是加戴尔式的舞厅探戈。三十年代初,纽约影业开发西班牙语电影市场,力邀加戴尔出演影片《也许那天你会爱上我》(the day that you may love me)。皮亚佐拉有缘与偶像晤面。新老两代探戈大师年龄虽然相差三十多年,但身世个性颇有类似之处,皆为底层移民,街头和舞厅乐队出身,由此也可证明探戈的草根性。加戴尔很喜欢这个小伙子,让他在影片中跑龙套。该片是加戴尔最后一次银幕亮相,几个月后,他飞机失事身亡。也许在皮亚佐拉的记忆中,三十年代就代表着那位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的忧郁探戈之王。所以几十年后,他才把《探戈历史》的第二乐章,“1930咖啡馆,写得那样伤感。
   一代探戈大师加戴尔坠机去世后,皮亚佐拉从纽约回到了故土,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,时值1938年。年轻人的头脑里充满了探戈音乐和新鲜的想法。他开音乐会,改编探戈舞曲,接受古典音乐训练,1944年自组“46乐队orquesta del 46)。1954年,他为当地爱乐乐团写作交响曲,赢得赴巴黎进修的奖学金,师从布朗热(N.Boulanger——法国音乐的宗师级人物。布朗热对阿根廷弟子演奏的探戈音乐大感兴趣。鼓励他,你不要去跟随别人,只需要一心发挥自己的特长。一年后,皮亚佐拉回国,准备大展宏图,革新探戈音乐。
   探戈音乐在加戴尔去世后,陷入低谷,一成不变的节奏和感伤情调已经失去了新鲜动力,沦为老辈人的怀旧资源。新一代阿根廷年轻人多热衷爵士乐和早期摇滚。六十年代早期,皮亚佐拉独领风骚,改换潮头,重新将新鲜血液输入探戈音乐,抛弃了老派探戈的节奏型,转而在旋律重音、音色和气氛上捕捉探戈的精神,并引入半音化、不协和音、自由爵士等诸元素,形成其独特的nuevo tango——新潮探戈。他组建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八重奏(BA Octet)及新潮探戈五重奏(New Tango Quintet),一时间,走红首都各大夜总会。新潮探戈由此降临。
   提起新潮探戈,不得不提其最有特色的乐器,班都诺手风琴(Bandoneon),它和国人熟悉的键盘手风琴(Accordion)不同,它尺寸较小,两排都是按键,这种乐器之所以被称为Bandoneon,缘于发明这件乐器的德国人叫Band1840年诞生于德国,传入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探戈乐队的主要乐器。班都诺手风琴之与皮亚佐拉,正如吉他之与加戴尔。皮亚佐拉一生迷醉于班都诺手风琴,为它写作了大量作品,以至于这种乐器的特殊音色成为新潮探戈的象征。他曾说:班都诺与键盘手风琴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们的气质,键盘手风琴是快乐的,而班都诺生来是忧伤的。在皮亚佐拉一曲《遗忘》(Oblivion)结尾中,依靠班都诺手风琴不协和的泛音,传达出一股难以消解的愁肠,就像对过去的回忆,被一阵寒风吹走。
   此外,班都诺手风琴具有一种自由吟唱的特色,和弹拨乐器吉他的节奏性截然相反,老派探戈是用来舞厅伴舞的,而新潮探戈则无拘无束,具有全新的感觉,其节奏非常自由即兴,放弃了歌曲的样式,而成为纯粹的器乐曲。皮亚佐拉对探戈的提炼和纯化,很像肖邦对圆舞曲、玛祖卡和波兰舞曲的贡献。肖邦圆舞曲的价值不是用来伴舞,具有独立性格。皮亚佐拉的探戈亦如是。但皮亚佐拉的探戈绝非纯音乐,和生命体验紧密相连这点上,依旧继承了探戈传统,譬如他的名曲《告别诺尼诺》(Adios Nonino),皮亚佐拉最脍炙人口之作,上演次数最多,是为了纪念其父文森特,爱称诺尼诺。195910月,作曲家在波多黎各的圣胡安演出,得知父亲从自行车摔下骨折。等他致电问候时,父亲已经亡故。皮亚佐拉随即写出《告别诺尼诺》,他回忆说:创作此曲时,似乎天使围绕身旁,令他写出生平最美的旋律,相信此生无法超越。乐曲中,凄厉的重音和柔美的主题交织在一起。
   皮亚佐拉对传统探戈的革新为他赢得了拥护者和反对者,传统探戈的保守派指责皮亚佐拉走得太远,甚至贬为卖艺小丑。六十年代政变上台的军政府,也嫌皮亚佐拉过于前卫。于是作曲家在1974年离开祖国,定居巴黎,他二十年前曾经学习过的城市。这一走就是十一年,这十一年被人称为探戈流放。也许,新潮探戈一定要像探戈舞蹈、经典探戈一样,经历命定的流转劫数。
   此次流放终于在1985年结束。此时,皮亚佐拉早已是驰名遐迩的大师级人物。对他的误解和攻击,反而吸引了更多的听众去聆听他的音乐。新潮探戈已成为主流,人们对探戈的理解不再狭隘,皮亚佐拉虽然打破了舞曲格局,但维系了探戈精神,传承加戴尔,将其中的忧伤、痛苦和挣扎融入了新的载体。他在1935年和加戴尔那场短暂的邂逅,在近五十年后,重新划了一个圆圈,回到起点——1992年,作曲家接受巴黎歌剧院委约,写作一部关于加戴尔生平的歌剧。孰料当年大师突然病逝,没有来得及完成这部纪念先辈的音乐。
  街头的舞蹈逐步演化为一种情感交流,浪漫的气氛,其中有呼喊、哭泣、故事,于是人们停下舞步,开始倾听。舞蹈变成了一种声音,如果音乐是一种语言,那么探戈就是一种最生动的语言,恐怕再没有一种音乐能像探戈那样,和生活贴得那么紧密。(法国长笛演奏家帕特里克加罗瓦)
  
  
   这个探戈舞蹈音乐网站提供一些各时期的探戈音乐下载:
   http://www.sepiastudios.com/tango/music.htm

 

杭州第十四中学版权所有